欢迎访问张家口诗雅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
请您登录网站后台查看!

张家口诗雅服务有限公司

诗雅月子护理中心

咨询电话:

0313-2122666

孕育知识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孕育知识 > 时事聚焦

锦州银行断臂后能否重生?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12-21    作者:诗雅月子中心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记者 | 王立峰

中报数据显示,锦州银行(2.53, 0.00, 0.00%)今年以来的经营情况看上去有所好转。这家银行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07亿元,一举扭转过去两年以来的连续亏损局面。然而,锦州银行未来面临的压力依然不小。


两周以前,在辽宁省金融监管部门工作近40年,并担任银保监会辽宁监管局二级巡视员的刘文义,.终选择了投案自首。刘文义的自首,将人们的视线再次引向了东北地区一家香港上市的城商行——锦州银行(0416.HK)。外界的报道多分析认为,刘文义的自首与其任内期间锦州银行的不良资产飙升不无关联。就在刘文义自首前不到一年,锦州银行前行长张伟因病去世。


锦州银行于2015年12月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募集资金59.62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上市以后的锦州银行,借助雄厚的资本实力快速扩张规模。财务数据显示,上市以后的两年,锦州银行的资产规模平均增速达40%。然而,随着规模扩张,这家银行的问题也被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终酿成了2018年财报难产——时任审计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拒绝年报签字。


事件的直接导火索是信贷资产质量存疑。随后在监管介入下,2019年7月,工商银行(4.54, -0.06,-1.30%)通过旗下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进场接盘行使锦州银行大股东权力,耗费资金30亿元,帮助锦州银行暂时度过了危机。但是,围绕在这家银行身上的疑虑并未解除。


不良资产依然较高


2018年-2019年,锦州银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先后出现了45.93亿元以及9.59亿元的巨额亏损,导致这一亏损格局出现的根本原因是急剧暴露的不良资产,这会导致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以及利润的折损。而且,由于不良资产暴露金额过大,其间甚至引发了审计师的辞任事件。时任审计师安永离任,内资背景的国富浩华(香港)被委任为后任审计师。据国富浩华审计后的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锦州银行不良资产余额高达376.85亿元。


从不良资产率的表现来看,锦州银行的不良资产率从2014年的0.99%快速攀升至2019年的7.7%。不良资产在连续两年的短时间内快速大额暴露,不仅反映了这家银行风控能力极其薄弱,而且加剧了投资者对于这家银行报表数据真实性的怀疑。



沉重的不良资产包袱,压制着锦州银行的发展。恢复锦州银行活力的根本之道在于剥离不良资产,并让其恢复造血能力。财报信息显示,锦州银行这两年加大了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这包括了不良资产的核销以及剥离。从2018年至今,锦州银行累计核销超过15亿元;与此同时,工商银行介入锦州银行的经营以后,加大了不良资产的剥离力度。今年上半年,锦州银行确定以450亿元的价格出售本金约为1500亿元的信贷类资产,这笔交易已经于7月27日完成。


随后,2020年锦州银行轻装上阵。从2020年上半年来看,锦州银行不良率明显下降,仅为1.94%(2019年为7.7%),与银保监会公布的今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银行的平均不良率持平。不过与上市商业银行来比较就逊色多了,目前A、H上市的53家银行中,锦州银行的不良率排名倒数第8,反映资产质量明显居后。


应当承认,随着巨额不良资产的处置,锦州银行不良资产拨备计提压力大幅下降。2020年上半年,锦州银行计提拨备44.29亿元,相比以往年度大幅减少。这成为今年上半年锦州银行扭亏为盈的重要因素。


不过,不良资产的问题刚刚解决一部分,锦州银行盈利能力不足的问题又开始浮出水面。


净息差大幅断崖式下滑


即使不考虑不良资产的损失问题,锦州银行盈利能力下滑也是不争的事实。财务数据显示,锦州银行的净息差,从2016年的高点3.67%一路下滑至今年上半年的1.59%,下降幅度超过了一半。


净息差的下滑,也从另外一个层面反映锦州银行经营的困境。要想提高息差,某种程度上就需要提升风险偏好;但是如果想降低风险偏好,则很可能意味着息差的收窄。以今年上半年为例,锦州银行的不良率大幅下降至1.94%。息差方面,2019年,锦州银行净息差2.48%,今年下降至1.59%。


导致锦州银行息差水平下降的核心因素是生息资产收益率的下降。以今年上半年经营数据来说,锦州银行的生息资产收益率5.49%,相比2019年下降了64个BP。锦州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的下降并不奇怪。一方面,前期大规模的不良资产暴露之后,银行信贷展业必然会格外审慎,另外一方面,也与锦州银行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有关。国际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锦州当地经济.近两年一直呈现放缓状态。2019年,锦州实现GDP1073亿元,相比2014年的1364亿元萎缩了21%。实体经济发展的萎缩,必然意味着当地经济活力不够,进而抑制企业信贷需求。因此,作为生息资产.重要构成的信贷资产的收益率很难维持在高位。


比较糟糕的是,资产端收益率没有上升,锦州银行的负债成本不降反升。数据显示,锦州银行的计息负债成本率从2019年的3.84%快速上升至今年上半年的4.16%。这意味着锦州银行的盈利能力面临负债成本上升、资产端收益率下降的尴尬困境。


负债端成本的上升,也凸显锦州银行生存的艰难。作为其.主要的负债端资金来源的存款,其平均余额相比2019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降。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锦州银行的平均存款余额3836亿元,相比2019年的4451亿元下降13.8%。为了弥补负债端资金来源的下降,锦州银行不得不依靠成本较高的同业拆借以及向央行拆借,以及发行债券等筹集资金以补充资金缺口,这也推升了负债端成本。


事实上,锦州银行的计息负债成本率,在行业内也属于高位。今年有披露数据的上市商业银行中,锦州银行的负债端成本率4.16%,高出第二名的泸州银行(2.83, -0.04, -1.39%)近78个BP。某种程度上,这一局面的形成也与锦州银行过去发生的信贷“黑天鹅”事件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过低的非息收入水平


锦州银行的经营业绩还受到了非息收入水平(中间业务收入)急剧下降的影响。财务数据显示,锦州银行的非息收入占营收的比重仅为6.08%,在全国商业银行排名.末位。


然而,对于银行来说,中间业务具有受监管鼓励、资本占用低、风险小、稳定性好、持续性强、不依赖信贷周期等特点,是商业银行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的重要体现,从商业银行竞争的角度,中间业务理应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此外,由于收入结构反映业务结构和风险结构,并进一步可以反映出银行的经营管理理念、业务运作模式、发展策略、风险偏好、持续发展能力、风险控制能力、产品创新能力和综合竞争能力等等,因此中间业务收入某种程度上和银行的综合水平正相关,也即中间业务收入占比越高、贡献越大,体现出该银行具有更强的风险抵抗能力、业务发展更不依赖信贷周期、真正的创新能力越强。


锦州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很可能显著受到了此前负面事件的影响。从数据来看,锦州银行上半年来自承销以及咨询的服务费大幅下降了94%,仅为238万元。企业通过锦州银行办理结算的业务量也在下降,上半年该等业务收入下降了62%。


这样的数据,意味着锦州银行的盈利将只能依赖信贷提供支持。而如前所述,锦州银行的净息差已经收窄至1.59%的历史低位。显然,锦州银行的盈利必然受到影响。财务数据显示,上半年锦州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1.46%(年化)。


中间业务收入下降,息差大幅收窄,锦州银行惟一可行的道路在规模扩张。随着锦州银行不良资产包袱得到处置,锦州银行有望迎来资产的扩张,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锦州银行的资本却亮起了红灯。中报数据显示,锦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5%、6.94%、9.06%,均较大幅度低于监管要求。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规定,商业银行前述三项指标.低分别为7.5%、8.5%、10.5%。这意味着锦州银行如果不能满足监管要求,其业务扩张必将受到资本的制约。


还好,今年8月,锦州银行完成新一期的资本募集,共计募集资金120.9亿元人民币。《红周刊》记者简单测算的结果显示,增发完成后,锦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将分别为7.25%、8.7%、10.82%。这意味着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依然不能满足监管要求,且整体依然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


本文转载自新浪财经网,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内容归属原站点所有,如有对您造成影响,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